白羽近墨。

【原创连载】【魔法】【战争】【虐心】《 黎明 》

二.虚幻或真实

不知何时我的脑海中常常出现一位年轻少女的身影

她闪烁着天蓝色的大眼睛,白嫩的皮肤上看不到一点瑕疵。笑的时候微微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随即清秀甜美的脸庞上映出些许红晕,那么清纯却又那么让人忍不住呵护。她说话就像是唱歌似的,一个个悦耳的音符从她的嘴中婉转而出。她有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仿佛是交杂了东西方人外貌的优点于一身

但她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她明明那么有特点那么有个性

她也许就是天使,回眸一笑就让无数男子如痴如醉,能随时人们混浊的内心

她仿佛就是一块无价却又易碎的玉,让人忍不住搂入怀中,又那么害怕一用劲她就会碎掉

她那天真无邪的脸蛋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哎呀!好想保护她,她明明那么干净那么可爱,一点都不想让他受到半点伤害。啊!她说话时习惯的语气词“昂,嘿,呐”之类的,真实可爱的冒泡,好想轻吻她的脸颊,摸摸她的头,把她高高的举起,让她看到人世间最浪漫的风景。她可能是这破败的世界里唯一有资格看到这些美景的人吧?

嘛耶!我好像爱上她了……

阿伦经常做些重复的梦,他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因为他连自己多大了都不知道,就像是莫名其妙的就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样。他不知道自己游荡了多久,但这梦好像一开始就经常出现的,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能相信的只有手中的这把狙击枪和这个村庄,唯有这个村庄和村庄的精灵们能让他获得一丝安全和信任,能提醒他:他还活着。所以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经常来的地方之一

身边放着的是少年身上穿的血衣,昏迷的少年静静地躺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一样。阿伦盯着少年英俊却又十分狼狈的脸,憋了许久,终于“噗嗤"笑出声来“你说你啊……哈哈哈哈哈"。离溪也许是被阿伦的笑声吵醒了,轻微的皱了皱眉,然后迷迷糊糊的起身“哎呀!疼死我了"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让离溪瞬间清醒

这是他经历生离死别后睡过的最安稳的一觉,这也是他醒来后第一次审视这个世界。在这个充满着21世纪风格的房间里,家具也是过时的,甚至还有木制的桌椅,并且貌似连一点科技感都没有。

“这是……天堂?"

“你本来是应该死了的,但你现在已经被救活了?"

“啊?我还没死吗……这可真是可惜,可我的心已经死了。"

离溪迟疑了一会,突然脑子间就像闪过了什么东西一样“哦抱歉,是我失礼了,谢谢你救活我"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然就算是lu神仙救不活你"阿伦嗤了嗤鼻

“因为……我?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

离溪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懒洋洋的的回答,可他的双眼也变得黯淡无光

“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吧!我发誓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你可以向我诉说,我愿意倾听"。说完,阿伦的眼神中投来了像长辈那样关爱的目光,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那样,他轻轻地走过去,将手搭在离溪那还在微微颤抖的肩膀上,一把把他搂入怀中,任凭离溪在他的怀中哭泣,即使泪水沾满了他的衣裳。阿伦也从离溪那里得知了一切

“真的不努力一下吗?也行能帮你的父母报仇啊!"

“算了吧,没用的,他们甚至能在城中杀人,我和他们差距太大了"

“别这样灰心丧气,你现在还小,没有能力,你缺少的只是一个契机,现在这个契机已经来了,为何不抓住它呢?"

离溪黯淡无光的双眸中再次燃起了火焰

“比如……"阿伦嘟起了嘴,并把食指搭在嘴唇上卖起了关子

“比如什么啊?快说啊!离溪心中异常激动

"比如,等你伤养好了之后,我可以教你近身格斗与魔法,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复活的原因?"

“魔法……"

“嗯?"

“我要学!那就这样说好了!"

“呐,叫你魔法之前,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师傅!"阿伦眯着眼,微笑道。

离溪一愣,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褐色头发,并且用刘海遮住了一半眼睛,但年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随即大声并坚毅地喊道“师傅!“

“哎!高兴归高兴,别激动的把我的床砸坏了。"

“我觉得你还是先把你的头发剪了,真的是土死了hhhh"

“我就不剪,你管我!"

屋子里终于第一次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阿伦在房间里看了一会睡着的离溪,片刻之后他轻轻地起身,生怕惊醒了这个受伤的小家伙,于是蹑手蹑脚地向门外走去。门外是一位等候多时的老者

“族长,我将他带回来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更何况还要教他魔法。"

精灵族长轻咳了一声,拄着刻有许多纹路的木头拐杖“嗒嗒嗒嗒"地向院门外走去。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过身,用粗糙如同干树皮一般的手缕了两下花白的胡子。一句威严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既然这是他的选择,那就让我们相信这个叫黎溪的少年吧!"话音刚落,那下驼几乎快要贴到地面的苍老身影,就谜一般的消失在月色之中

阿伦小心翼翼地走回屋内,在熟睡的离溪身边躺下,再次进入梦乡

“依然是那个少女,她踮起脚尖,傻傻的冲过来,她抬起清秀的面孔,一股少女独有的清香扑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她用那纤细吹弹可破的小手轻轻搂住我的胳膊,撒娇地说道“昂~我们明天就去结婚吧,怎么样?!"我正要回答,面前的场景瞬间变换,我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见身穿染血婚纱的她,一个人孤独的站在海边,呆呆地望着远方,喃喃地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两行清泪从她那清澈的双眸之中缓缓地流下,即使哭的很狼狈,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绝世美颜,只是会让人感到痛心,会产生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愿望。可是我连动都动不了,我的心为何痛的如此剧烈!我按着自己的胸口,所有的情感都在一瞬间涌上了脑门,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难道就是爱吗?

“不!!!"

她,那名少年仿佛与世隔绝了一样,那柔和天真的目光此刻已被阴霾所覆盖,她向我这边微笑了一下,然后逐渐向海中走去。洁净的海水与洁净的少女融为一体,婚纱上的血迹被水逐渐冲淡,海面上倒映着少女深情的面庞

而我早已泣不成声,我跪倒在沙滩上,狠狠地捶打沙子,与那名少女发生的点点滴滴突然浮现在我的眼前,原来她早已深深地刻在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已经将她当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这是从未经历过的梦,为何感觉如此真实,我好痛!好难过!我是不是丢掉了什么?忘记了什么?"

我头痛欲裂,捂着头重重地向沙滩上砸去,可这深刻的记忆不会抹去,之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深,挥着不去

“我祈求啊!一定要让我想起来,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啊!可我现在忘记了她,如果能听到,请告诉我她的名字吧!"我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你的名字……是什么啊?告诉我吧!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没有反应……只有梦中的场景像泡沫般破灭

“曾经的紧握,是一场徒劳,如今的松手,只为将未来救赎。遥望的目光,不再为谁,只为那一生跌宕难圆的梦境,等一世情长"

阿伦突然惊醒,他缓缓起身,呆滞了几秒之后,看了看旁边熟睡的离溪,顺手拿来刚刚哭湿的枕头,慢慢地下床,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他扶着墙壁,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到院内。突然蹲下,之前压抑的情感在一瞬间突然爆发,顶着月光像一名孩子那样仰面嚎啕大哭起来

“痴儿……痴儿啊!"

『我愿留在梦中不再醒来,只为了能看梦中的你一眼。我害怕孤单,害怕醒来后你就会离我远去』

【原创连载】【魔法】【战争】【虐心】《 黎明 》

一. 少年与茧

*记忆读取1%

“他还可以活下来吧”

“放心吧”

*10%

“他这次不会真的要(抽泣)”

“别忘了他这不是第一次了”

*20%

“万一,这次(被打断)”

“没有万一,相信我们的技术”

*40%

“阿伦,把基因重组仪打开”

“是不是早了点”

“他们已经在路上了,来不及了”

“可是,这个是真的有可能出问题”

“那也比活不过来好”

*基因重组开始,记忆删退10%

*记忆读取60%(已中断)

『警报声』

“阿伦,他们来了”

“没事,交给我吧,照顾好小欣”

“FT,那他的记忆”

“你想看看吗”

“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那60%以后得听阿伦说了”

「stage 1 万物之始」

*记忆读取(不完整)

*记忆紊乱,10%发生错误,无法显示

*另50%检测完毕,问题概率0%

“孩子,这个挂坠你拿着,这代表着人类的希望啊”

“谢谢你,父亲”黎溪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说着“可,你要去哪?”

“我要去保卫我们的星球啊,孩子”

“有人要来入侵吗,像一个世纪以前一样?”

“呵呵,傻孩子,这可是机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场战斗要比一世纪前惨烈很多”

“你要,走了吗?”

“是的,爸爸友来照顾你和妈妈,你们还是能愉快的生活的”

“再,再见?”

“再见了,儿子”

*十年后

      “哈!兄弟,你的操作太酷了”黎溪看着旁边的同龄人说道

      “小意思,微操而已,我可是蒋委员长亲传,希元首闭门亲授”

      “好啦,别装13了,明天还来吗”系黎一边收拾着包一边对他说着

       “当然,还是这里,不见不散”

       黎溪看了看表,比预计回家的时间晚了半小时,意识到情况不妙的他立即在这个大都市里奔跑起来

       “该死啊,晚上回家又要被我妈骂了”

        可他没有注意到,路上的行人也像他一样飞速地赶路,就像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一样路边的装甲士兵也加紧了巡逻,黎溪心里也十分不解,但这个念头很快便被打消了,因为这是人类所剩不多的几个绝对安全的城市之一,是啊,这名年轻的少年在这所城市里生活的十多年中,从未发生过什么事情。

        但是一心赶路的他并没有在意

        当他回到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味以及烧焦的尸体的气息

        黎溪一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这是不。。。不可能的。。。。

        他自言自语地说着。

        步伐也变得迟缓,走路时踉踉跄跄,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似的。

        他的每一步都变得异常沉重,但心底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这是母亲的呼唤,这是亲情的呼唤!!

       但也同时意味着他将走向一个更深的深渊……

        这是……父亲的老部下……

        他们人呢?!!

        为什么只有这一排军徽!!!黎溪在心底吼叫着

       看样子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

      母亲呢?!他怒吼着用尽全部的力气冲回家里

       他多么希望此时迎接他的是母亲的笑脸

       当他看到一具担架从屋中抬出,脸上却盖着那白的吓人的布时,他崩溃了,跪着哭了

       不!!我不信!

       黎溪挣扎的起身,他那快要被撕裂的神经正在一丝司拖拽着他的身体,他毎动一下都会异常痛苦

       他从担架上握住了那异常熟悉但如今却又异常陌生的手,哭了

       霎时间……泪如雨下

       年轻的护士安慰着他,但这只会让他更痛苦

       在意识模糊的边缘,他回想起了父亲的话

       “爸爸的朋友会照顾你们的”

        哦,对,他醒悟了

        一定是有人想要故意针对爸爸

        他恨的咬牙切齿,巴不得咬碎牙齿,巴不得把掺了复仇之血的碎渣吐到那人脸上,黎溪瘫坐在染血的墙角边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我不知道离别的滋味是这样凄凉,我不知道说声再见要这么坚强"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醒悟了什么,微微张开因为用力过猛而导致指甲深深嵌入手掌的的沾血的手,手上隐隐传来的疼痛感依然在提醒他

        要复仇!!

        他开始往街道上走去……

        他的大脑已变得麻痹混沌,眼泪似乎在刚刚就已经哭干了……

        是啊!这可真是讽刺呐!我竟然把希望寄托在一个自认为觉得安全的城市里……

        我……现在已经没有亲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父亲在离开我后因为一次执行任务就了无音讯

        我和母亲在侵略者的铁蹄之下,无依无靠,孤独地生活了这么多年

          可如今……母亲已经……

          等我报了仇我便去找你,妈妈

         因为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值得我留念的东西了,你便是我的唯一

         从小我没有朋友,就是因为那些人给我的父亲背上了一个叛逃之名……我不仅要报仇,我还要帮父亲洗冤!!!

         少年一个人默默地走着,晶莹的泪滴簌簌地流下,同时少年也在经历生死之后变得更为成熟,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让人逐渐觉得捉摸不透。

      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我要这黎明还有何用?!离溪……不错的名字

       从此刻开始……少年真正忘记了自己,他的一心只有复仇……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他……

       因为,这世界也不再是他当初认识的那个世界……『物是人非事事休』

————以梦为马?

       离溪的心中终于燃起了火焰……

       在他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突然被一只巨大的手抓住了,他用尽全力去挣脱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那只手是那么的强壮有力。

        可他还没来得及喊人,就被遮住了眼睛,接着眼前一黑,自己的大脑像失去了控制一样昏昏欲睡,他努力保持清醒不让自己睡去。终于,少年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脚底像早有预谋般突然一软,身体向前方倒去。离溪以为会有人接住他,没想到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穿透整个胸膛的匕首。

       “完了,这下子玩大了”少年在如潮水般袭来的强烈疼痛感的威逼下突然惊醒,然后又沉沉地睡去。

"掉落深井, 

我大声呼喊,等待救援…… 

天黑了,黯然低头, 

才发现水面满是闪烁的星光, 

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 

遇见最美丽的惊喜。"

     『你不再是单纯的少年,而是人如其名的人』

【原创连载】【魔法】【战争】【虐心】《 黎明 》

前言 

        我愿以最孤单的等待,去换一颗永恒的星

        我愿以最质朴的诺言,去许诺下一个明天

        我愿以最真诚的自己,去歌颂迟到的黎明

        还要放任多少宽恕,才能将颤抖的自己稳稳抱住。

        还要哭泣多长时间,才能把废墟重铸

        还要步行多少里路,才能真正走向人类的荒芜

        也行只是弹指一瞬间,少年终不再是少年

————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扮演着不同的自己。无论自己是否还能醒来,却都依然要面对那同一个黎明。

       『黎明驱散黑夜,是谁扼杀了扉页?』

梦醒

        他现在是组织的最后一名巫师。

        东边的天灰蒙蒙的,战斗的硝烟遮住了即将升起的太阳,但仍有几束淡淡的光芒穿透那厚重的烟尘,它们如同刚刚从泥土中钻出来的绿草那般,充满活力与生机,带着那积压了多年的沉闷,仿佛是一瞬间冒出来一般,刺破了那巨大而昏暗的手掌,将那阴沉的手掌照应的虚无缥缈。在场的人一定会为这宏伟壮观的景象而折服,而赞叹。可以想象到,整个天际被一束束白光所刺破,那象征死亡的乌云已变得透明,透射出淡淡的光芒。可是……在这个损失殆尽的世界里,还有草吗?……

       “拜托,一定要出来啊!再不出来就来不及了。”

        良久,少年颤了颤因为饥渴而发干起皮的嘴唇“你终究还是没有挣脱束缚……不过,你可真美啊!”他抬起那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双脚,看似很重实则小心翼翼地轻轻踏在那摇摇欲坠的断崖上。

       “美吗?!我们傻傻信服了几千年,被他们称之为神的物种!告诉我!美吗?!这里是战场,是那吞噬了几万条生命的地方啊!这可真是讽刺,难道你们应该以看人类自相残杀为乐吗?!快回答我啊……求求你……这真的是人类最后一次日出吗?难道连着仅有的日出也要被乌云覆盖吗?”

        少年瞪大了眼睛,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了许久。终于,一滴晶莹的泪珠从脸颊上轻轻滑落,可这泪水就像刀子一般一刀一刀地刮着少年的心。泪滴刚一落下,就被后方突然其来的大风吹到空中,如同一只晶莹的蝴蝶在空中起舞,可还没来得及让人察觉,就被战场上传来的沉闷的热浪吞噬殆尽。少年面对这象征死亡的风,他知道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用那残损的滴着鲜血的双手,捂着头痛哭流涕。“别这样抛下我,我不想成为这最后一个‘人’,呜……我不想看到这日出,我不想成为最后一个见证人类文明毁灭的人啊!”少年像疯了一般,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头,嗓子因为哭泣而嘶哑,双眼因为哭泣而逐渐失去光泽,连指甲也渐渐地嵌入头皮。

       突然,少年停止了哭泣,“咚!”的一声,重重地跪在地上,鲜血从撕裂的伤口上喷涌而出。显然,作为一名不合格的巫师,他已经无法施出自我治疗的魔法。他如图一尊被鲜血浸泡过的雕像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她!是她!他终于回来了!”少年惊喜地叫。

        少年再次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今天,是他第一次为她而哭,即使每天都能见到她,但同时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哭泣,因为少年知道,他身上的伤口无时无刻不在榨干他的生命。

       “嗡……”少年眼前一黑,他再也哭不出来了。因为此刻代替的是掺了血的眼泪,不过少年很满足,因为他见到了充满黑暗的人类文明中的第一道曙光。他知道了,战斗还在继续!斗争还在进行!他的耳边传来了久违的炮火声,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他梦寐以求的大海只是他也看不见了……少年很矛盾,他一边向往战争,另一边又惧怕战争。呵,这就是人类的通病吗?“好想回到那个鸟语花香的日子啊……”

        少年颤颤巍巍地挺起身子,张开那还在滴血的双臂哦,轻轻向前倾斜。那失去平衡的身躯仿佛一枚高速下落的铅球,从断崖上垂直地落下。他的嘴微微上扬,风吹开了他那破损不堪的帽子,露出了那曾经一夜之间变白的银发。头发扬起,也露出了少年那虽然沾了血,但也依然能看得出的英俊面庞。少年作出拥抱状,就像拥抱失散多年的情人那样,怀中的姑娘也天真可爱的望着他。“呵,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少年喃喃的嘀咕了一声,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下坠再下坠。少年终于落到了谷底,他的意识也终于停止了下坠。

        少年曾经也热爱月亮,因为月光能让他狂热的心变得冷静。直到那年月光不再洒在他的窗前,却也染白了他的头发……

        “神啊!你……终于回答我了……吗?”

“我见过天空

抖瑟着等待黎明 

星辰一颗接一颗黯淡了 

露水浸湿了草地 

晨风轻拂,给人以冰凉之感 

有一阵子 

混沌的生命似乎还流连在睡梦中 

我的头仍然困倦而滞重 

每个动物都确信 

白昼即将来临 

便重又投入劳作和欢乐 

生命的奥秘也缘着绿叶的齿边重新传播

不久天就亮了" 

文件:最后一名精锐元素系法师往事记忆

当前状态:正在读取传输中……

目录:往事回忆

开始环境生成:

        眼前的光越来越强烈了。这是……她?!乌云逐渐散开了!是他,果真是他!这是太阳,久违的太阳。啊!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我猜对了,和我想的一样,太阳还会升起,人类的文明还会有延续的希望,我们将会在废墟上重生。黎明!这也是人类真正的开始你们看,现在整个世界都快要被太阳照亮了!咦?这是草,这是漫山遍野的小草,它们的生命力最顽强了!啊,这是草的清香。我真的好高兴……呜呜……人类的文明有……有救……”

播放失败:

原因:眼球损坏,源文件损坏

是否开始自动播放下一片段:     是   /   否

         “这是‘最终战役’最后的影像资料。您看!我把它放大,您看见了吗?光幕中有一只精灵,他特意现身驱散乌云,并布下草地的虚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可能与这名巫师有关,他也不怕被抓起来吗?”

         “管他呢!反正世界上现在已经没有巫师了,那些有关魔法的书籍也被列为了禁书。”

         “您先听我把话说完,您看这里。视野中出现了叛军的身影,好像收到了精灵的指引一般虔诚地走了,这只精灵十分强大,但档案上没有记载,不知道是敌是友,也不知与反叛军有何关系。”说话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美丽动人的年轻女指挥官,她的面前坐着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从胸前的军徽上能看出他有相当高的级别。

          “嗯,你先记录下来吧,这对我们以后追查叛军的下落很有帮助。”男人扬了扬眉毛,一脸不屑地说到。

          “是!”与众不同的女指挥官的话中充满了坚定与自信,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

           谁也不知道,在一年前的“最终战役”后,那普照终生的阳光下,一颗被鲜血之光照耀的草的种子已经在被污染的土地里尽力一次又一次死亡,又一次次生根发芽,早晚有一天会把这片战争后的废墟变成绿色的海洋。事情在有机会地进行中,就像没有人会在乎那最后一名巫师逐渐消逝那样……

          太阳快要出来了,而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独自向森林深处走去。同时自己的身体也逐渐变淡,将自己隐藏于黎明的曙光之中……

          『如果你看见黎明,记得叫还在继续下坠的我一声,即使已在边缘不会被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