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近墨。

【原创连载】【魔法】【战争】【虐心】《 黎明 》

二.虚幻或真实

不知何时我的脑海中常常出现一位年轻少女的身影

她闪烁着天蓝色的大眼睛,白嫩的皮肤上看不到一点瑕疵。笑的时候微微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随即清秀甜美的脸庞上映出些许红晕,那么清纯却又那么让人忍不住呵护。她说话就像是唱歌似的,一个个悦耳的音符从她的嘴中婉转而出。她有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仿佛是交杂了东西方人外貌的优点于一身

但她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她明明那么有特点那么有个性

她也许就是天使,回眸一笑就让无数男子如痴如醉,能随时人们混浊的内心

她仿佛就是一块无价却又易碎的玉,让人忍不住搂入怀中,又那么害怕一用劲她就会碎掉

她那天真无邪的脸蛋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哎呀!好想保护她,她明明那么干净那么可爱,一点都不想让他受到半点伤害。啊!她说话时习惯的语气词“昂,嘿,呐”之类的,真实可爱的冒泡,好想轻吻她的脸颊,摸摸她的头,把她高高的举起,让她看到人世间最浪漫的风景。她可能是这破败的世界里唯一有资格看到这些美景的人吧?

嘛耶!我好像爱上她了……

阿伦经常做些重复的梦,他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因为他连自己多大了都不知道,就像是莫名其妙的就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样。他不知道自己游荡了多久,但这梦好像一开始就经常出现的,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能相信的只有手中的这把狙击枪和这个村庄,唯有这个村庄和村庄的精灵们能让他获得一丝安全和信任,能提醒他:他还活着。所以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经常来的地方之一

身边放着的是少年身上穿的血衣,昏迷的少年静静地躺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一样。阿伦盯着少年英俊却又十分狼狈的脸,憋了许久,终于“噗嗤"笑出声来“你说你啊……哈哈哈哈哈"。离溪也许是被阿伦的笑声吵醒了,轻微的皱了皱眉,然后迷迷糊糊的起身“哎呀!疼死我了"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让离溪瞬间清醒

这是他经历生离死别后睡过的最安稳的一觉,这也是他醒来后第一次审视这个世界。在这个充满着21世纪风格的房间里,家具也是过时的,甚至还有木制的桌椅,并且貌似连一点科技感都没有。

“这是……天堂?"

“你本来是应该死了的,但你现在已经被救活了?"

“啊?我还没死吗……这可真是可惜,可我的心已经死了。"

离溪迟疑了一会,突然脑子间就像闪过了什么东西一样“哦抱歉,是我失礼了,谢谢你救活我"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然就算是lu神仙救不活你"阿伦嗤了嗤鼻

“因为……我?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

离溪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懒洋洋的的回答,可他的双眼也变得黯淡无光

“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吧!我发誓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你可以向我诉说,我愿意倾听"。说完,阿伦的眼神中投来了像长辈那样关爱的目光,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那样,他轻轻地走过去,将手搭在离溪那还在微微颤抖的肩膀上,一把把他搂入怀中,任凭离溪在他的怀中哭泣,即使泪水沾满了他的衣裳。阿伦也从离溪那里得知了一切

“真的不努力一下吗?也行能帮你的父母报仇啊!"

“算了吧,没用的,他们甚至能在城中杀人,我和他们差距太大了"

“别这样灰心丧气,你现在还小,没有能力,你缺少的只是一个契机,现在这个契机已经来了,为何不抓住它呢?"

离溪黯淡无光的双眸中再次燃起了火焰

“比如……"阿伦嘟起了嘴,并把食指搭在嘴唇上卖起了关子

“比如什么啊?快说啊!离溪心中异常激动

"比如,等你伤养好了之后,我可以教你近身格斗与魔法,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复活的原因?"

“魔法……"

“嗯?"

“我要学!那就这样说好了!"

“呐,叫你魔法之前,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师傅!"阿伦眯着眼,微笑道。

离溪一愣,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褐色头发,并且用刘海遮住了一半眼睛,但年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随即大声并坚毅地喊道“师傅!“

“哎!高兴归高兴,别激动的把我的床砸坏了。"

“我觉得你还是先把你的头发剪了,真的是土死了hhhh"

“我就不剪,你管我!"

屋子里终于第一次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阿伦在房间里看了一会睡着的离溪,片刻之后他轻轻地起身,生怕惊醒了这个受伤的小家伙,于是蹑手蹑脚地向门外走去。门外是一位等候多时的老者

“族长,我将他带回来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更何况还要教他魔法。"

精灵族长轻咳了一声,拄着刻有许多纹路的木头拐杖“嗒嗒嗒嗒"地向院门外走去。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过身,用粗糙如同干树皮一般的手缕了两下花白的胡子。一句威严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既然这是他的选择,那就让我们相信这个叫黎溪的少年吧!"话音刚落,那下驼几乎快要贴到地面的苍老身影,就谜一般的消失在月色之中

阿伦小心翼翼地走回屋内,在熟睡的离溪身边躺下,再次进入梦乡

“依然是那个少女,她踮起脚尖,傻傻的冲过来,她抬起清秀的面孔,一股少女独有的清香扑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她用那纤细吹弹可破的小手轻轻搂住我的胳膊,撒娇地说道“昂~我们明天就去结婚吧,怎么样?!"我正要回答,面前的场景瞬间变换,我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见身穿染血婚纱的她,一个人孤独的站在海边,呆呆地望着远方,喃喃地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两行清泪从她那清澈的双眸之中缓缓地流下,即使哭的很狼狈,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绝世美颜,只是会让人感到痛心,会产生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愿望。可是我连动都动不了,我的心为何痛的如此剧烈!我按着自己的胸口,所有的情感都在一瞬间涌上了脑门,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难道就是爱吗?

“不!!!"

她,那名少年仿佛与世隔绝了一样,那柔和天真的目光此刻已被阴霾所覆盖,她向我这边微笑了一下,然后逐渐向海中走去。洁净的海水与洁净的少女融为一体,婚纱上的血迹被水逐渐冲淡,海面上倒映着少女深情的面庞

而我早已泣不成声,我跪倒在沙滩上,狠狠地捶打沙子,与那名少女发生的点点滴滴突然浮现在我的眼前,原来她早已深深地刻在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已经将她当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这是从未经历过的梦,为何感觉如此真实,我好痛!好难过!我是不是丢掉了什么?忘记了什么?"

我头痛欲裂,捂着头重重地向沙滩上砸去,可这深刻的记忆不会抹去,之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深,挥着不去

“我祈求啊!一定要让我想起来,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啊!可我现在忘记了她,如果能听到,请告诉我她的名字吧!"我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你的名字……是什么啊?告诉我吧!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没有反应……只有梦中的场景像泡沫般破灭

“曾经的紧握,是一场徒劳,如今的松手,只为将未来救赎。遥望的目光,不再为谁,只为那一生跌宕难圆的梦境,等一世情长"

阿伦突然惊醒,他缓缓起身,呆滞了几秒之后,看了看旁边熟睡的离溪,顺手拿来刚刚哭湿的枕头,慢慢地下床,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他扶着墙壁,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到院内。突然蹲下,之前压抑的情感在一瞬间突然爆发,顶着月光像一名孩子那样仰面嚎啕大哭起来

“痴儿……痴儿啊!"

『我愿留在梦中不再醒来,只为了能看梦中的你一眼。我害怕孤单,害怕醒来后你就会离我远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