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近墨。

【原创连载】【魔法】【战争】【虐心】《 黎明 》

前言 

        我愿以最孤单的等待,去换一颗永恒的星

        我愿以最质朴的诺言,去许诺下一个明天

        我愿以最真诚的自己,去歌颂迟到的黎明

        还要放任多少宽恕,才能将颤抖的自己稳稳抱住。

        还要哭泣多长时间,才能把废墟重铸

        还要步行多少里路,才能真正走向人类的荒芜

        也行只是弹指一瞬间,少年终不再是少年

————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扮演着不同的自己。无论自己是否还能醒来,却都依然要面对那同一个黎明。

       『黎明驱散黑夜,是谁扼杀了扉页?』

梦醒

        他现在是组织的最后一名巫师。

        东边的天灰蒙蒙的,战斗的硝烟遮住了即将升起的太阳,但仍有几束淡淡的光芒穿透那厚重的烟尘,它们如同刚刚从泥土中钻出来的绿草那般,充满活力与生机,带着那积压了多年的沉闷,仿佛是一瞬间冒出来一般,刺破了那巨大而昏暗的手掌,将那阴沉的手掌照应的虚无缥缈。在场的人一定会为这宏伟壮观的景象而折服,而赞叹。可以想象到,整个天际被一束束白光所刺破,那象征死亡的乌云已变得透明,透射出淡淡的光芒。可是……在这个损失殆尽的世界里,还有草吗?……

       “拜托,一定要出来啊!再不出来就来不及了。”

        良久,少年颤了颤因为饥渴而发干起皮的嘴唇“你终究还是没有挣脱束缚……不过,你可真美啊!”他抬起那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双脚,看似很重实则小心翼翼地轻轻踏在那摇摇欲坠的断崖上。

       “美吗?!我们傻傻信服了几千年,被他们称之为神的物种!告诉我!美吗?!这里是战场,是那吞噬了几万条生命的地方啊!这可真是讽刺,难道你们应该以看人类自相残杀为乐吗?!快回答我啊……求求你……这真的是人类最后一次日出吗?难道连着仅有的日出也要被乌云覆盖吗?”

        少年瞪大了眼睛,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了许久。终于,一滴晶莹的泪珠从脸颊上轻轻滑落,可这泪水就像刀子一般一刀一刀地刮着少年的心。泪滴刚一落下,就被后方突然其来的大风吹到空中,如同一只晶莹的蝴蝶在空中起舞,可还没来得及让人察觉,就被战场上传来的沉闷的热浪吞噬殆尽。少年面对这象征死亡的风,他知道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用那残损的滴着鲜血的双手,捂着头痛哭流涕。“别这样抛下我,我不想成为这最后一个‘人’,呜……我不想看到这日出,我不想成为最后一个见证人类文明毁灭的人啊!”少年像疯了一般,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头,嗓子因为哭泣而嘶哑,双眼因为哭泣而逐渐失去光泽,连指甲也渐渐地嵌入头皮。

       突然,少年停止了哭泣,“咚!”的一声,重重地跪在地上,鲜血从撕裂的伤口上喷涌而出。显然,作为一名不合格的巫师,他已经无法施出自我治疗的魔法。他如图一尊被鲜血浸泡过的雕像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她!是她!他终于回来了!”少年惊喜地叫。

        少年再次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今天,是他第一次为她而哭,即使每天都能见到她,但同时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哭泣,因为少年知道,他身上的伤口无时无刻不在榨干他的生命。

       “嗡……”少年眼前一黑,他再也哭不出来了。因为此刻代替的是掺了血的眼泪,不过少年很满足,因为他见到了充满黑暗的人类文明中的第一道曙光。他知道了,战斗还在继续!斗争还在进行!他的耳边传来了久违的炮火声,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他梦寐以求的大海只是他也看不见了……少年很矛盾,他一边向往战争,另一边又惧怕战争。呵,这就是人类的通病吗?“好想回到那个鸟语花香的日子啊……”

        少年颤颤巍巍地挺起身子,张开那还在滴血的双臂哦,轻轻向前倾斜。那失去平衡的身躯仿佛一枚高速下落的铅球,从断崖上垂直地落下。他的嘴微微上扬,风吹开了他那破损不堪的帽子,露出了那曾经一夜之间变白的银发。头发扬起,也露出了少年那虽然沾了血,但也依然能看得出的英俊面庞。少年作出拥抱状,就像拥抱失散多年的情人那样,怀中的姑娘也天真可爱的望着他。“呵,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少年喃喃的嘀咕了一声,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下坠再下坠。少年终于落到了谷底,他的意识也终于停止了下坠。

        少年曾经也热爱月亮,因为月光能让他狂热的心变得冷静。直到那年月光不再洒在他的窗前,却也染白了他的头发……

        “神啊!你……终于回答我了……吗?”

“我见过天空

抖瑟着等待黎明 

星辰一颗接一颗黯淡了 

露水浸湿了草地 

晨风轻拂,给人以冰凉之感 

有一阵子 

混沌的生命似乎还流连在睡梦中 

我的头仍然困倦而滞重 

每个动物都确信 

白昼即将来临 

便重又投入劳作和欢乐 

生命的奥秘也缘着绿叶的齿边重新传播

不久天就亮了" 

文件:最后一名精锐元素系法师往事记忆

当前状态:正在读取传输中……

目录:往事回忆

开始环境生成:

        眼前的光越来越强烈了。这是……她?!乌云逐渐散开了!是他,果真是他!这是太阳,久违的太阳。啊!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我猜对了,和我想的一样,太阳还会升起,人类的文明还会有延续的希望,我们将会在废墟上重生。黎明!这也是人类真正的开始你们看,现在整个世界都快要被太阳照亮了!咦?这是草,这是漫山遍野的小草,它们的生命力最顽强了!啊,这是草的清香。我真的好高兴……呜呜……人类的文明有……有救……”

播放失败:

原因:眼球损坏,源文件损坏

是否开始自动播放下一片段:     是   /   否

         “这是‘最终战役’最后的影像资料。您看!我把它放大,您看见了吗?光幕中有一只精灵,他特意现身驱散乌云,并布下草地的虚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可能与这名巫师有关,他也不怕被抓起来吗?”

         “管他呢!反正世界上现在已经没有巫师了,那些有关魔法的书籍也被列为了禁书。”

         “您先听我把话说完,您看这里。视野中出现了叛军的身影,好像收到了精灵的指引一般虔诚地走了,这只精灵十分强大,但档案上没有记载,不知道是敌是友,也不知与反叛军有何关系。”说话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美丽动人的年轻女指挥官,她的面前坐着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从胸前的军徽上能看出他有相当高的级别。

          “嗯,你先记录下来吧,这对我们以后追查叛军的下落很有帮助。”男人扬了扬眉毛,一脸不屑地说到。

          “是!”与众不同的女指挥官的话中充满了坚定与自信,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

           谁也不知道,在一年前的“最终战役”后,那普照终生的阳光下,一颗被鲜血之光照耀的草的种子已经在被污染的土地里尽力一次又一次死亡,又一次次生根发芽,早晚有一天会把这片战争后的废墟变成绿色的海洋。事情在有机会地进行中,就像没有人会在乎那最后一名巫师逐渐消逝那样……

          太阳快要出来了,而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独自向森林深处走去。同时自己的身体也逐渐变淡,将自己隐藏于黎明的曙光之中……

          『如果你看见黎明,记得叫还在继续下坠的我一声,即使已在边缘不会被唤醒』

评论(2)

热度(2)